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学习园地 >> 廉政作品 >> 正文
小小说:新书记来了
[来源:机关事务局 | 作者:谭邓军 | 日期:2013年10月9日 | 浏览6458 次] 字体:[ ]

  

“新书记来了,新书记来了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单位里顿时人声鼎沸,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,满小楼正在写她的报告,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,不过她转念一想,新书记来了又怎样,我不过是个基层的工作人员,跟我关系不大,于是埋下头继续写她的材料。

 

“小楼,小楼,出来一下。”吕主任在办公室门口大声地喊道,满小楼停下手中的笔,伸出头往外看,问道:“吕主任,有事啊。”“小楼,这事有点急,你赶快去书记办公室打扫一下,这是交给你的任务,务必要圆满完成。”吕主任气喘吁吁的,光光的额头上落下豆大汗珠,甩着湿嗒嗒的头发对满小楼说道。“好的,主任,我马上去。”满小楼虽说只要是领导安排的事她从来都是坚决完成,打扫卫生这事,她真是没有什么怨言,但如果正是她投入到做某件事的时候突然被打断了的话,她还是有点不情愿的,她埋怨吕主任,心里念叨着:“哼,到时候材料交不上去就不要怪我。”满小楼提着扫把就往书记办公室走去,刚到门口就听见办公室里传来大声说话的声音,到办公室里一看,里面有七八个人,她用余光瞄了一下,其他人她都认识,唯独有一个人她不认识,那个人皮肤有点黑,瘦瘦高高的,穿着浅蓝色短袖衬衫,戴着一副金边眼镜,嘴角旁边有一颗黑痣,他们在大声地交流着什么,全部的人都围在他的身边,那个人应该是新书记吧,但是那个人看起来就像隔壁邻居的阿伯,一副很有亲切感的模样,那个人一点气场都没有,怎么会是书记呢,满小楼猜想着。由于里面全是县里最大的领导,满小楼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大的场面,顿时觉得胸口发闷,大气都不敢出。她拿着扫把灰溜溜地往旁边闪过去,她认为自己这种行为表现得就像做贼一样,脸辣得如烧红的烙铁般。这时,由于她的突然出现,整个办公室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她的身上,满小楼看到这种情况,顿时觉得头晕目眩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快快远离这个地方。

 

那个人突然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吕主任,这位女同志是?”“哦,书记,她是我们室新来的秘书,叫满小楼。”“呵呵呵。。。年轻人很有实干精神嘛,愿意从小事做起,已经很难得嘛。”书记听了爽朗的笑起来。满小楼在一旁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低头继续扫着地,这时,吕主任说话了,说道:“小楼,小楼,愣着干啥,怎么不说话?书记都夸你啦。”满小楼有点想逃出去的冲动,不是她不想说话,是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啊。人家堂堂的县委书记,怎么会跟我这个小小的工作人员说话呢,她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。她咬着牙,低声地回答道:“领导,这。。。这。。。这是我应该做的,能为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。”从来没有说过如此奉承人的话的她,顿时觉得脸上更加烫了,火辣辣的。满小楼不敢抬头看,只管扫着地。“吕主任,你的人话挺甜的,看来是你教导有方啊。”书记扶着眼睛对吕主任笑道。“书记,您真是折煞我了,这还不是希望能够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嘛。”听到这话,众人在一旁应承着笑起来。

 

正在谈话之际,只见门口有两人搬了一套桌椅进来,吕主任见状,急忙招呼道:“停下,停下,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吗?先放门口。”满小楼抬头看了一下,见吕主任呵斥着那俩人。新书记见了眉头皱了一下,疑惑地问道:“这是干甚?” “书记,是这样的,这是为您的新配置办公桌。”满小楼听吕主任解释着。她看到新书记抿了一下嘴唇,两手插腰,随口说了声“嗯”,顺手就摸了那张旧办公桌,擦了两下。满小楼看着那张办公桌,桌面很干净,但有些地方油漆已脱落,看起来坑坑洼洼的,这起码都有些年头了。满小楼心想,要是给我用这样的办公桌我也不愿意,何况是书记呢。这时,新书记转过头来对吕主任说道:“吕主任,这办公桌好好的为什么要换呢,不用换了。”“不用换?”满小楼听到有点震惊,她看到吕主任有点不知所措,“书记,那。。。那既然搬到门口就换了吧。”“搬下去,哪来搬哪去。”书记斩钉截铁地说道,众人云里雾里,面面相觑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满小楼也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,想不到看起来很和蔼的书记,生起气来显得那么的威严。满小楼不敢动手里的扫把,直直的站在那里。他看到吕主任冷汗直冒,众人也是很尴尬的站在那里,没人敢说一句话。“哐当”一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,只见另有两人抬了一个书柜上来,这下不得了,满小楼看到吕主任的脸都扭曲了,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。满小楼看到书记面露愠色,“吕主任,这又是作甚?”“书记,这。。。这是为您配置的书柜。”吕主任带着颤抖地声音回答道。满小楼偷偷的看了一下新书记,他手托着下巴,不声不响地朝满小楼走过来,指着旧书柜,说道:“小楼同志,请你帮我把书柜擦一下,这书柜原封不动,这就是我的书柜。”“哦。”小楼听罢急忙放下扫把,拿起抹布擦起来。满小楼心想:新书记是空降过来的,也许是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吧,以此来树立自己的威信,这表面看来是一套一套的,背后怎样就不得而知了,干打雷不下雨也不一定。满小楼见新书记又朝着众人走过去,指着新书柜,有点生气的说道:“吕主任,之前我已经跟你强调过了,有什么需要我会让我的秘书跟你说的,不经过我的同意你就擅自主张,你这样做违背了我做事的原则。”吕主任慌忙开口道:“书。。。书记,这。。。这。。。这也许真是我多虑了,以后会遵照您的去办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吕主任惊出了一身冷汗,低着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满小楼看到吕主任那狼狈样,差点笑出声来。暗道:吕主任真是个老古董,做事都不会变通。

 

由于事发突然,局长们不知所措,只好端正的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,气氛有点凝重,而新书记自顾的抽着烟。满小楼仔细地擦着书柜上的玻璃,暗笑道:这帮脑满肠肥的领导们,平时作威作福习惯了,遇到个强势点的领导就怂了。吕主任划拉着手,叫着人把桌子和书柜搬了出去。等吕主任忙完了事,重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,书记已经抽完了两根烟。吕主任毕恭毕敬的轻声问道:“书记,您看,还有什么指示吗?”新书记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,在纸上写着东西,而后抬起头看着吕主任,说道:“吕主任,看来我们对关于“厉行节约,反对浪费”的有关规定学习的不够深入啊。我建议安排个时间来专门讨论这个问题。我来的时候查了有关资料,我们县还是贫困县啊,需要好好节约,大力发展经济啊。”吕主任在一旁只点头应允着。满小楼心想,这规定都执行多少年了,都没动过真格,政府招待所还不是每晚照样灯火通明,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,一片豪气之饮的景象,估计这位新书记也是耍耍嘴皮子而已,奈何不得。满小楼做卫生做得差不多了,也就轻手轻脚的溜了出来。

 

满小楼走在路上,回想着刚才的一切,自言自语道: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领导,干满届就拍拍屁股走人的领导一抓一大把,谁会愿意为地方做贡献呢,领导一来脱层皮,不该花的还是花了,不该浪费的还是浪费了。”她对新来的书记印象不错,但也不是抱着什么好感,外甥打灯笼,一切照旧。

 

一星期后,全县召开了厉行节约、反对浪费主题实践活动大会,决定狠刹公款吃喝、浪费成风现象。之后翻新了食堂,政府招待所晚上暗淡无光,不再是灯火通明的景象,满小楼却不以为意,认为这只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的。

 

两个月后,一纸关于在活动中落实不到位的通报印发了下来 ,很多单位、领导都被点名通报批评了,搞得人心惶惶,满小楼这时才发现这位新书记是要动真格的了。

 

四个月后,全县上下欢呼雀跃,几届政府都没有解决的新建糖厂的投资计划批了下来,县里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工厂。

 

施工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县里有了环河小河堤,随之而来的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,满小楼感叹着:打赢仗,靠的不仅仅是武器,关键的是参与战争的人,经济建设也一样,有了一个廉洁、为民服务,抓经济的主政者,不光是地方的荣幸,也是当地人民群众的福星。

 


责任编辑:admin
上一篇:小小说:提拔
下一篇:小小说:冤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