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学习园地 >> 廉政作品 >> 正文
父亲“家书”伴我成长——清明节写在先父逝世三年半之际
[来源:环江县国土资源局 | 作者:邹田 | 日期:2017年4月25日 | 浏览1661 次] 字体:[ ]

    四年前的九月九日,敬爱的老父亲因心肌梗塞与世长辞,享年八十一岁。从父亲病床的枕头底下,我发现了他爱不释手的那本《增广贤文》,皱巴巴的还折贴着几页,略显沧桑。
    “有田不耕仓廪虚,有书不读子孙愚”。父亲幼年酷爱读书,却没机会念书。到了十二岁时,他只上了四十天的私塾,读过《增广贤文》、《传家宝》、《传家训》。而他最能耳熟能详的是那本《增广贤文》。“昔时贤文,诲汝谆谆。集韵增广,多见多闻。……”父亲平时不仅能倒背如流,还可以用悠长的本地腔咏唱一下。我年龄尚小的时候,并不懂得个中大意,一听到父亲唱读起来就窃窃而笑。
    父亲是大山里地地道道的庄稼人。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社会,父亲的兄弟姊妹七八个,家境穷苦潦倒,平时食不果腹,衣不蔽体。他十二岁便投生革命。在十五载戎马生涯里,他口袋里携带的、保存最完好的,是那本《增广贤文》手抄本,是他亲自抄写的。
    一九五八年,父亲因错划成“右派”,再次回到养育他的那片沃土,同时我们家四姊妹也先后降生了。父亲生性勤学好思,热爱文化,深知“读书须用意,一字值千金”之大理。大山里根本没有启蒙教师,于是他亲自当起了山村里的义务“教书匠”。一块方形木板涂上一层墨汁就成了黑板,在寒冷的冬天里,我们屯里的七八个小伙子就簇拥着围坐在家里的火炕旁,有滋有味地聆听起父亲的讲课。父亲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件事,第一件事是教我们高唱歌曲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》,第二件事便是教我们唱读《增广贤文》。这不仅是我们四姊妹的“启蒙课”,二十年后他的孙子孙女们也不例外,也成为父亲必教的一门“家庭课”。
    我十五岁那年,父亲的公职得以重新恢复并再度走出大山,到县城任“县官”。这天,父亲又拿出他的《曾广贤文》,说我们家来个“民主管家”行不?大事协商,小事商议,用钱开支个个家庭成员都能做主。的确,当年他每月领取到手的工资也就是一百二十元左右,也算不多,但我们家四兄妹,姐姐和哥哥当时在上高中,我读初中,弟弟在读小学,我们大一点的仨都可以“管理”起家里的这些工资!父亲每月发工资的时候,我们仨都可以到他的单位财务室去签字领取工资,领回到家后放在那个黑黝黝土木柜的小抽屉里,谁上街买菜买米之类的谁就去抽屉里拿钱。而我们四姊妹就是这样,从来没有乱花父亲的一分工资。
    八年后,我参加工作了。这年父亲又特地到书摊给我买了一本崭新的《曾广贤文》,并一再叮嘱:“老三啊(我在家里排行第三),你从政就得有从政的模样,想发财就不要从政,从政就别想发财,要耐得寂寞和清贫,你要好好读一读这本书里的‘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’。”的确,有一年,一个县直某单位被当时公认为“油水”多的单位,谁不想调到福利好的单位呢?后来父亲知道我的想法后,被他狠狠的教育了一番!我也从此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    后来我认真研读了这本书。《增广贤文》是中国明代时期编写的儿童启蒙书目,共五千一百多字。又名《昔时贤文》、《古今贤文》。书名最早见之于明代万历年间的戏曲《牡丹亭》,据此可推知此书最迟写成于万历年间。此书集结了从古到今的各种格言、谚语。后来,经过明、清两代文人的不断增补,才改成现在这个模样,称《增广昔时贤文》,通称《增广贤文》。《增广贤文》绝大多数句子都来自经史子集、诗词曲赋、戏剧小说以及文人杂记,其思想观念都直接或间接地来自儒释道各家经典。其内容丰富广泛,语句抑扬顿挫,易懂易记,通篇讲述行善、孝悌、诚信、修身、治国、齐家、勤俭、惜时、处世等人生哲学内容,教人养成良好的品质。它还是谚语的选集,以有韵的谚语和文献佳句选编而成,读起来朗朗上口。尽管里面有些观点不免过于偏激、片面、狭隘、消极,烙上封建时代的印记,但我们应持批判继承的态度,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,古为今用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
    又到一年清明时。我时常想起父亲的这本“家书”,它能唤起我更多的美好回忆,让我常拿起笔,用这种怀旧的表达方式,倾述自己内心的情感。那里有父亲谆谆教诲与期待,有父亲对儿子的深深厚爱和长长的牵挂。父亲的“家书”没有因岁月的流逝一去不再复返,但在我心灵的原野上,依然生长着父亲的教诲和希望。
    如今,我已经是一个从政二十多年人民公仆,从一名普通的科员慢慢成长为一名科级领导干部;细细品读父亲赠送的这本“家书”,它让我深谙了修身齐家治学为政之道;它伴我成长,伴我成熟,它让我更坚定了走正道才是从政的大道。(作者邹田系环江县国土资源局纪检组长)


责任编辑:新闻编辑